二三中文 > 万古神帝飞天鱼 > 天翻地覆 第四千一百章 迦叶佛祖的执念

天翻地覆 第四千一百章 迦叶佛祖的执念
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org
    “隐匿阵法隐匿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若尘欲要使用真理之道的手段窥视,但,这里没有真理规则可以调动,于是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再次观察四方的星空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若尘脸上浮现出怪异的神色,自语道:“这是……这是《河图》!不,应该说,《河图》上的五十五个黑白点,是这里星空景象的归纳总结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在命运神殿,第一次看到《河图》的时候,整个人就陷入进去,似进入另一座宇宙。图中的星空,无边无际,每一颗星辰都按特定规律运行,藏着无尽变化。

    眼前看的星空,和张若尘当时进入《河图》意境看到的星空,其实并不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这里的星空,星雾浓厚,色彩斑斓,要比《河图》意境繁杂千倍、万倍,也更加真实。

    若仔细观察,每一颗星辰都好像长有尾巴,由一根或数根,若隐若现的线,与星云相连。张若尘的意识念头强大,才能看到这些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根本不可能察觉。

    张若尘面容苦涩,嘲讽般的笑了起来:“《河图》,《河图》,难怪叫《河图》,原来这才是根本的运行规则,每一颗星辰都与一条河相连,这不就是三途河吗?若三途河是冥祖创造出来,《河图》不就是冥祖的道?”

    张若尘的无极神道,五行之后的变化,就是参考《河图》和《洛书》衍变出来。

    《洛书》是娲皇所创,其伟大,自是不用说。

    《河图》既然源自冥祖,张若尘又怎么斩得断与祂的联系?

    张若尘沿星空中一根根虚线,向虚线汇聚的方向行去,想要找到“河”的尽头。

    在路上,张若尘看到了一角星图,与刻在星桓天地底天尊殿中的“不死法咒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原来星桓天尊寻找的长生不死法,九死异天皇和当年大魔神修炼的都只是《河图》的一角。

    《河图》太简化,很难有人可以领悟出道法。

    “不死咒法”又太残缺。

    好在,“不死咒法”足够详细,九死异天皇和大魔神都通过它,活了九世,参悟出许多神通术法。

    就连星桓天尊得到“不死咒法”,都创出千星连珠的绝世神通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张若尘终于看到星空中所有“河”的尽头。

    那里,果然如当年纪梵心所说,有冥古时期的天地规则。

    古老而特殊的天地规则,与漆黑的冥雾汇聚在一起,既是所有“河”的尽头,也是空间的尽头。

    张若尘站在黑压压的冥雾前方,哪怕没有肉身,都感受到阴寒,心中暗暗思考,要不要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冥雾绝对危险,大概率是冥祖所留,说不定蕴含诅咒之力,意识体肯定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冥祖应该在这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,这些,只是残留之气。或许,当年那一战后,祂便藏于此处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许多疑问已经有了答案,没必要继续冒险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后退一步,正欲离开。

    “吽!”

    一道梵音,从冥雾深处传来,似洪钟大吕。

    吽,为佛门六字真言之一。

    张若尘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黑压压的冥雾散开,显露出前方的天地。

    前方的星空,竟是缺了一块。

    缺口很不规则,就像被人敲掉的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缺口后方漆黑到极致,看不见任何东西,但张若尘一直找的那幅画,却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这幅画,散发淡淡金光,又与星空中的星云相融,蕴含古老而悠远的佛蕴。

    画,部分在星空中,部分飘浮在缺口处。

    就像一张画纸,将缺口补上。

    “是迦叶佛祖的气息。”张若尘若是肉身在此,一定已经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终于解开了所有真相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根本不是另一片宇宙,也不是什么独立星空,而是在虚鼎的内部。

    先前那道石门,就是鼎口。

    现在所在的位置,是鼎的底部。

    眼前的星空缺口,如果张若尘没有猜错,就是被打落的逆神碑物质。

    所有的星空,皆是虚鼎内壁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进入奇域前,感应到的熟悉气息,应该就是与逆神碑同源的气息。

    上一次来到这里,没有发现这一点,纯粹是因为冥祖或者尸魇使用了手段,掩盖了虚鼎的本质。

    也因为,那个时候,他修为太低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的隐匿阵法铭纹,就是在掩盖这一切。

    若非梵音响起,冥雾退散,就算以张若尘意念体的强大,依旧发现不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我早该猜到才对,能够隐藏在奇域中,而不被毁掉,除了虚无之鼎,还有什么可以做到?别的物质,哪怕始祖,也承受不住。别的九鼎,也早被奇点爆发的能量冲击得飞了出去,或者支离破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我早就进入过虚鼎!只要铭纹强到一定地步,虚鼎也无法磨灭,冥祖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看着眼前的画,一时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正是传说中的《白石点化图》。

    关于此图,佛门有太多传说和典故。

    有的说,迦叶佛祖坐在白石之上,点化众生;有的说,迦叶佛祖是点化一块白石,助其得道。

    其实张若尘早有猜测,天魔、第二儒祖、大尊寻找的可能是《白石点化图》,所以才将石矶娘娘视为最大的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明白,所有的传言都不对。

    所谓的《白石点化图》,乃是烙印在虚无之鼎上的佛祖图像。而虚无之鼎,就是一只白石鼎,而非传说中的青铜鼎。

    图上。

    迦叶佛祖坐在星空中所有“河”的终点河段之畔,身披袈裟,双手合十,似在讲经。张若尘看不出是不是传说中的白骨之态,只能看见一团神圣光影。

    河水中,飘浮着一朵莲花。

    看不出是什么莲花,只能看见莲花的大概形态,极为模糊。

    “第三日开悟,第十日得道,第十六日月缺冥生。阴晴圆缺,皆是定数。善恶一念,终究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采世间妄念为虚魂,以起源之泥铸其身,取自我之魂作画,铸化虚神鼎以镇三途。贫僧以余生寿元,发下宏愿,我佛不灭,虚鼎永存。”

    一列列佛祖梵文,与星空中的画相得益彰,永恒不灭。

    所谓“起源之泥”,便是天地初开后,诞生出来的第一堆土属性物质。

    这一堆物质,是从虚无中诞生出来,自然蕴含虚无的属性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的物质,可以铸虚无之鼎。

    张若尘哪还不明白其中因果?

    当年应该是迦叶佛祖,点化了那一株莲,使其通了人性,懂得了修炼。但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,那一株莲在善恶之间,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与三途河有关,与长生不死有关。

    迦叶佛祖欲要度化祂,以失败告终。甚至可能想要除掉祂,但祂已成长到迦叶佛祖也无可奈何的地步。

    迦叶佛祖采人间六欲,炼制摩尼珠,是为了压制祂。

    最后,选择了铸炼虚鼎,以虚鼎镇压三途河。

    而他以自身的始祖神魂作画,以所有寿元发下宏愿,显然是预见了未来,所以,为后世修士留下线索。

    此图,既是在警醒后世,也是一幅罪己图。

    因为一切的源头,一切的错,都是他酿成。

    张若尘甚至怀疑,不动明王大尊当年已经知道了一鳞半爪,所以才让须弥圣僧前往海石星坞,寻找永恒之花,以做宿命镜的器灵,欲要借助命运的力量,窥视过去和未来。

    在过去和未来,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可惜,大尊知道的应该并不多,须弥圣僧找到的也只是代表“时间”的七十二品莲和代表“空间”的混沌莲。

    命运,又怎么能窥视冥祖?

    命祖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大尊自然也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冥祖看来也并非无所不能,至少祂没能磨灭迦叶佛祖留下的这幅画,也没能毁掉虚鼎。”

    冥祖肯定不止一次,欲要磨灭《白石点化图》,将自己的过去彻底斩去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这幅画才极为模糊。

    但这幅画,乃是迦叶佛祖以自身神魂画成,等于是献祭了自己。无尽岁月过去,冥祖也没能磨灭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迦叶佛祖生前是何等强大,神魂意志在整个宇宙历史上,可能都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“逆神碑这块缺口,应该早就脱落,是冥祖自己打碎的,是想毁掉《白石点化图》。但祂发现,哪怕将虚鼎打落一块,画依旧不灭。”

    “布置隐匿阵法铭纹,以自身的道覆盖鼎壁,也只是在掩盖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我去太初修炼一品神道的时候,迦叶佛祖就洞悉了我的存在,所以我来到这里,梵音乍响,《白石点化图》自动显现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里面有一个大问题!”

    张若尘突然想到了什么,自语道:“冥祖何等强大的存在,只是传出道法的一角,就能让大魔神修炼到始祖境。祂何必惧怕一幅画?为什么要千方百计抹去它,隐藏它,毁掉它?”

    在张若尘看来,冥祖应该无所畏惧才对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天地毁灭的大量劫,才能让祂动容。

    除非这幅画上,隐藏有让祂害怕的秘密。

    张若尘再次向虚空中的画看去,发现了一处古怪之处。

    迦叶佛祖的身后,是一座城关。

    画上有城关,本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若是这幅画,是一位始祖献祭了自己神魂和寿元画出来,那么画上的任何东西,都不可能无用。

    “碧落关!为何会是远在边荒的碧落关?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整幅画都闪烁了一下,张若尘看清了城关上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幅画像是耗尽一切能量,燃烧起来,化为一粒粒金色光雨,飞向张若尘的意念体。

    每一粒金色光雨落下,张若尘的意念体,都更凝实一分。

    碧落关,是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,只有顶尖神灵,才大概能知道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谓“上穷碧落下黄泉”,便是点明了碧落关的位置。

    宇宙中,是没有方向的,没有上下左右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“东方宇宙”、“南方宇宙”、“北方宇宙”、“西方宇宙”的说法,而没有“上方宇宙”和“下方宇宙”的说法,是因为整个天庭宇宙是一个扁平的结构。

    有厚度,极其之厚,以光年计算,神灵难渡。

    但与天庭宇宙的南北跨度和东西跨度相比,厚度则只有十分之二三。

    至于地狱界宇宙的黄泉星河,则是如同一条长长的河流,河中星辰和大世界数之不尽,如同沙粒。

    为何提到碧落关,又有了上下之分?

    是因为,宇宙中绝大多数“悬空大陆”形态的大世界,都是一个朝向。朝上的方向,就被定义为了上。

    碧落关,就像一座孤悬海外的小岛,在地狱界上方的某个位置,早已出了黄泉星河,极其遥远,堪称边荒。

    一百个去寻找碧落关的神灵,可能只有一两个可以到达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偏僻,且没有特点的小地方,之所以能够让人知晓。

    是因为阎罗族的一则传说。

    传说,生死老人就是在碧落关,铸炼成《生死薄》。

    张若尘会知道这个极其小众的地方,乃是因为,当年查碧落子资料的时候,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,其中提到了碧落关。

    似乎,他就是在碧落关创出了碧落之道。

    至于当初以他微末的修为,是怎么去到碧落关,则是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张若尘询问明帝关于“造化神铁”的来源,心中才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,或许当年碧落子是追随大尊,一起去到了碧落关。

    大尊做事,一贯不拘一格,无论修为多么低微的人都能与他做朋友,一起同行,一起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造化神铁,是大尊交给须弥圣僧,须弥圣僧又以他的方式传给了明帝。

    造化神铁分生死两种属性,铸成的“沉渊”,是生剑,可融炼天下战兵,以止戈。

    铸成的“滴血”,是死剑,吸天下生灵之血。

    沉渊和滴血的品级,从微末开始,一直在不断变强,像是没有上限。

    本来张若尘对碧落关就颇有兴趣,若不是太过遥远,若不是太过耗费时间,若不是太难寻找,他早就去了!

    现在,看到迦叶佛祖留下的这幅图,更加坚定了他必须去一趟碧落关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不好,《白石点化图》消散,冥祖会不会有所察觉?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道,这里是奇域,是虚鼎内部,与外界完全隔绝,没有任何天地规则来往,冥祖就算再强大,也不可能感知到这里的变化。

    再说,他只是一道意念体,来过,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但为了安全起见,张若尘还是第一时间离开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便要去取地鼎了,也是这场假死豪赌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赌人。

    赌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就是黑暗尊主。

    因为张若尘去见石叽娘娘之前,就与黑暗尊主达成交易。否则,黑暗尊主怎么可能那么巧出现在琉璃神殿?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23uswx.org